南宁新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情感成长 >

完本小说《七见倾心:毒舌总裁娶佳妻》全文免费阅读~

时间:2019-10-08 13:23:27

  关注微信公众号:龙儿书吧,回复书号:352即可阅读全文

  《七见倾心:毒舌总裁娶佳妻》小说主人公:司徒兰心

  《七见倾心:毒舌总裁娶佳妻》小说简介:一千八百万,她被卖给了那个离过六次婚的男人。他受过严重的心理创伤,情感麻木,对女人只有厌恶没有爱慕。她优雅聪慧,为了不重蹈他前妻的复辙,婚后生活,步步为营。面对他的无视疏离,她从不曾退缩放弃,坚信爱是化解恨最好的方式。当冷酷外衣终被她层层拨开,他却残忍的发现,自己不过是她复仇的工具。爱已随风飘,情已被海葬,是谁在耳边说,心是可以收回的……

  七见倾心:黄石癫痫哪里治疗最好毒舌总裁娶佳妻》精彩试读

       13 你敢威胁我

      “妈,这镯子我不能要。” 

          司徒兰心婉言谢绝,倒不是因为惧怕上官瑞那凌厉的眼神,而是因为她真的觉得太贵重了。 

          就算是流着魔鬼的血液,也会偶尔有天使的良知。 

          “为什么不要?” 

          上官老夫人神情黯淡了下来,以为是刚才儿子那薄情的话,伤了媳妇的心。 

          “我刚进门,资历尚浅,还是妈妈先戴着,等以后我觉得我有资格收下的时候再给我也不晚。” 

          上官瑞闻言,绷紧的脸总算是缓和了些,对她识相的回答,他甚是满意。 

          “什么浅不浅的,我既然认准了你,你便一辈子都是我媳妇,就算以后……” 

          她撇了眼儿子,不甘心的说:“你受不了这样的婚姻要离开,我也不会怪你的,这镯子你带走也好,留下也罢,都随你高兴。” 

          上官老夫人说完,便固执的把镯子硬套在媳妇的手腕上,司徒兰心起先有些无措,但撇见婆婆眼中的坚定,竟是不忍心拒绝了。 

          她深知婆婆的用心良苦,她是想用这镯子将她套在这里一辈子。 

          司徒兰心戴着象征上官家媳妇的玉镯上了楼,她坐在自己的房间里,心惊胆战的等着某人来兴师问罪。 

          果然不出所料,才回屋不到三分钟,房门便被敲得震天响:“司徒兰心,你给我出来!” 

          真是诚惶诚恐啊,第一次听到上官瑞喊她的名字,司徒兰心只觉得汗毛都竖起来了。 

          她诺诺的开了门:“怎么了?”明知故湖北治癫痫病医院问。 

          “拿来。” 

          “什么?”继续明知故问。 

          上官瑞懒得与她废话,粗鲁的捏住她的手腕:“是自己取下来,还是要我动手?” 

          “这是婆婆送我的。” 

          “看来是要我动手了。” 

          他刚想伸手强行撸下那镯子,司徒兰心提醒道:“你若再这样,我就把你打赌打输的事告诉全家。” 

          上官瑞幽深的双眸折射出危险的信号:“你敢威胁我?” 

          “我也是被逼无奈。” 

          他突然一个90度旋转,将她按压在墙壁上,切齿的说:“也许从一开始,我就做了一个不明智的选择。” 

          “应该是从一开始,你就挑了一个旗鼓相当武汉治疗癫痫排名的对手。” 

          她竟然还敢纠正他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,上官瑞突然不怒反笑,那笑容,竟是毛骨悚然的冷。 

          “好,不取就不取,不过这个周末,你可不要后悔。” 

          “难不成你想毁约?” 

          “我不会毁约,我会按照约定陪你回娘家,不过在你娘家该怎么表现,应该不属于我们约定的范围了吧?” 

          果然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轻而易举的就抓住了她的软肋。 

          司徒兰心思忖数秒,妥协说:“是不是我把镯子还给你,你就会好好表现?” 

          “可以考虑。”

  14 他和她是一样的人

   司徒兰心当即便把镯子取下来还给了上官瑞,明确提醒:“记住,一定要好好表现。” 

          他接过镯子,戏谑的问:“怎么表现?你倒是教教我,我可是从没陪女人回过门。” 

          她声音低下来:“不需要刻意做什么,差不多表现出恩爱的样子就可以了。” 

          上官瑞闻言讽刺的笑笑:“看来你这女人不止是自以为是,还死要面子活受罪,明明我对你毫无爱意,竟然要我表现出和你恩爱的样子,够虚伪啊。” 

          司徒兰心不介意他的讽刺,在她看来,他和她是一样的人。 

          转身回了房间,她静下心来复习明天的功课,九点四十五分,她合上书本,拿了睡衣准备去洗个澡睡觉。 

          这是一个有着良好作息的人的习惯。 

          开了门出去,径直朝浴室里走,走到门边,冷不丁的被制止:“站住。” 

          她侧过头,盯着靠在沙发上假寐的男人,疑惑的问:“怎么了?” 

          “你想干吗?” 

          “洗澡啊。” 

          “谁告诉你可以用这个浴室洗澡的?” 

          司徒兰心诧异的瞪大眼,木然说:“这房间里只有这么一个浴室,我不在这里洗我在哪里洗?” 

          “隔壁客房有浴室,去那里。” 

          呵,她没好气的哼一声:“要不干脆我搬到隔壁住算了,省得跑来跑去麻烦,而且你看着我也碍眼。”

          “隔壁是客房,你是客人吗?” 

          “我不是客人,但是在你眼里,我好像也不是你的什么人吧?” 

          上官瑞起身,慵懒道:“算你有自知之明。” 

          司徒兰心郁闷的抱着衣服来到了隔壁的客房,站在花洒下,她是越想越不明白,既然那么讨厌女人,又为什么要把女人安置在他的房间里? 

          果真是个无厘头又名副其实行为乖戾的家伙。 

          —— 

          眨眼间,周末到了,预示着要回门了。 

          吃早饭时,婆婆说:“兰心,礼物我已经都让人准备好了,你们晚上要是不回来,记得打个电话说一声。” 

          “好的,妈妈。” 

          她视线睨向上官瑞,那脸比外面的天阴得还要厉害。 

          虽然一开始就知道上官家富有,但是看着装上车的礼物,司徒兰心还是吃惊不小,她仿佛已经看到了阮金慧贪婪的笑脸。 

          车子发动引擎,上官瑞一句话不说,开到一半时,司徒兰心再次提醒:“记得要表现得恩爱一点。” 

          “尽力而为。”他漠然盯着前方,根本没把回门当回事。 

          到达目的地,远远的看到了二排出门迎接的人,后排是司徒家的佣人,前排则是司徒长风夫妇和他们的宝贝女儿司徒娇。 

          “哎呀,日也盼,夜也盼,可算是把我们的女儿给盼回来了。” 

          阮金慧夸张的上前抱住司徒兰心,司徒兰心表面上笑着,心里却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。 

          “上官女婿,欢迎你的来到。” 

          司徒长风殷勤的伸出手,巴结之意溢于言表。 

          阮金慧也实时凑上去,一个劲的夸赞女婿一表人才,女儿好福气才能嫁给他这样的好男人。司徒兰心冷眼旁观,心里不免有些自嘲,这是她的娘家,可是这里有哪个人,是她的亲人……

  未完待续……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