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宁新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国内新闻 >

经典小说《梦醒时人走茶凉》全文免费阅读

时间:2019-10-08 13:54:52

  梦醒时人走茶凉 在【 热门经典小说 】这个薇丨芯丨工丨众丨号 回复书号 :读好书,爱生活。阅读越精彩,喜欢这本书的读者,欢迎留言互动哦~*

  第十五章 真是自作多情

  公关部的杜丽娜也在办公室,两人的姿势暧昧到了极致。

  玲珑身材包裹在白色套装内,身材火辣,胸前波涛汹涌,呼之欲出,偏偏扣子故意开的很低,稍微低头,全都暴露在视野之中,修长白嫩的大腿,时不时蹭着慕尧煊的大腿……

  果然是慕尧煊,此人正气定神闲地坐在轮椅上,眼里情绪难以揣摩,不过沐念初觉得他心里一定是乐坏了,毕竟美人在怀啊,而且还是主动投怀送抱的。

  不知为何,看见慕尧煊的一刻,她甚至还有点自作多情地以为,慕尧煊是因为她才来这个小公司的。

  “慕总,这份文件您看看还有哪里不对?”

  软糯、娇柔的声音,整个人骨子从里到外都酥了,是个男人都把持不住,双手直接攀上了慕尧煊背后的轮椅,看起来就像是靠在男人肩头似的,小鸟依人……

  沐念初惊诧地瞪着眼前的一幕,美眸瞬息万变,闪过愤怒、厌恶以及不屑,捏紧了手中的资料。

  她真是脑子秀逗了,才会那么觉得。

  原来慕大少这么受欢迎,不知有多少女人削尖了脑袋,想往他身上凑。

  她也是这时候才明白,江云宸说的的确没错,她沐念初还真是不识抬举,当了慕家大少奶奶,还有什么不知足的?光是这个名头,足够她在A市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了,其他的,还是不要妄想了吧。

  可是事实却是,慕尧煊对她怎么样,是冷漠疏离还是,兴趣来了养着一个宠物,他对这段婚姻持着怎样的态度,随时解除还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,她又有什么资格抗议?

  “慕总,资料给您送来了。”

  沐念初低头,不去看那刺眼的一幕。

  慕尧煊抬起头,微微瞥了她一眼,漆黑的眸子里,深沉如同寒潭,深不见底,剪裁考究的西装下,是精瘦坚.挺的身材,衬衫领子扣得一丝不苟,脸上没有半点情绪。

  “放桌子上。”

  这是慕荆州癫痫病专科医院尧煊一天里,第二次,从她脸上看到那种安静、隐忍的表情,心情突然有些烦躁。

  沐念初现在像是变了个人似的,刚来慕家的时候,伶牙俐齿,小野猫一般难以驯服,时不时地还嚣张地揶揄他几句,怎么这才几天,居然将所有的情绪,不动声色地全部掩藏了起来。

  放下资料之后,沐念初便打算离开了,谁知走到门口,却被杜丽娜给唤住。

  “喂,你等等。”

  “有事吗?”

  沐念初回头,她和杜丽娜并没有怎么接触过。

  “刚刚咖啡不小心打翻了,麻烦再送来两杯。”面对沐念初诧异的眼神,杜丽娜慢悠悠地补充了一句,“你是新来的员工吧,试用期间安阳有癫痫病医院么就该多跑跑腿,这样公司留住你的可能性才会更大。”

  其实杜丽娜也是有自己的考量,她早就看不惯秘书部的那位了,此刻来了新总裁,年轻有为,有这么帅气多金,她也早就暗中查过了,这位慕总,来头可不小。

  她自然更不可能拱手相让,让那位秘书捷足先登,这沐念初看着还比较乖巧懂事,很合她的心意。

  沐念初低着头,不知道在想什么,半响抬起头,微笑地开口:“好,杜经理稍等。”

  杜丽娜是公关部的经理,凭着美貌和手腕,业绩也是常年优异,因此在公司也是有一定的地位,得罪了她当然没什么好处,好汉还不吃眼前亏呢。

  沐念初将两杯咖啡放到了办公桌上,桌子上的确可以看见水渍,想来是之前打翻的咖啡。

  看着沐念初淡然无波的眼眸,转身离开,再一脸平静地关上了门。

  慕尧煊的眸子里染上愠怒,薄唇轻启,朝趴在他身上的杜丽娜,冷冷地吐出一个字:“滚!”

  杜丽娜的身子已经半伏在慕尧煊身上,只差几公分的距离,她的唇就可以贴上那俊美的脸颊,却被慕尧煊的语气吓得一窒。

  不明白转瞬之间,这个男人的气息居然瞬息万变,从如沐春风到冰寒雪地,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杜丽娜手忙脚乱地从慕尧煊身上爬下来,只见轮椅上的男人,薄唇抿成一线,显得有些冷漠不近人情,侧脸的轮廓俊朗勾勒的不是冷酷,却是一种肃杀的气息,甚至他目光都没看向她,杜丽娜却觉得整个人都被冻僵了一般。

  这男人气场太强大了!

  可杜丽娜是什么人,可以说是男人堆里混出来的,什么样的没见过,这种禁欲、冷酷气息的男子,越发挑起了她的兴趣。

  “总裁既然要忙,那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  离开之前,杜丽娜勾了勾红唇,眸中风情万种,当着慕尧煊的面整理了下衣服,扭着水蛇一般的纤纤细腰走了出去。

  别墅内,晚上的时候,沐念初和慕尧煊两人,各自坐在餐桌两边,沉默地吃着饭,气氛有种诡异的和谐感。

  整个餐厅只听到碗筷碰撞的声音。

  “我吃饱了。”沐念初随意扒拉了几口饭,想到公司里看见的那火热场景,有些食不知味。

  慕尧煊从一回来,就觉得这女人浑身不对劲,吃饭的时候,看着沐念初才吃了三分之一,一直拿着筷子东戳西戳,发泄似的,偶尔还恶狠狠地看他一眼,黑白分明的大眼,左转右转,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。

  “坐下!”

  慕尧煊抬起眼皮,语气冰冷。

  “我都说了,我吃饱了。”沐念初嗫嚅,声音小的不仔细听都听不见。

  “你难道就没什么想问我的?”

  “问什么?我没什么好问的。”

  沐念初没好气地回答,慕尧煊武汉治小儿癫痫病最好的医院爱在哪个公司就在哪个公司,她无权过问,说多了只会让人觉得自己自作多情、胡搅蛮缠,她才不会自讨没趣。

  这场婚姻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,而她的爱情早就在江云宸将她拱手让人的一刻,支离破碎了。

  慕尧煊看着眼前的女人腮帮子鼓着,小仓鼠一样,说她没闹别扭,都没人相信。

  “慕氏集团收购了华辉地产,本来直接派个人去接管,也不是不可以,不过么……”特意拉长了语调,看着她的反应。

  慕尧煊的眼神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,沐念初只觉得心跳如擂,被那目光盯着,竟然一阵阵心悸,或许慕尧煊会说,之所以亲自去华辉地产,是因为她在那里。

  沐念初心里有点儿期待,又有点紧张,眼巴巴地望着慕尧煊,想等他说完。

  却只见那双幽深的眸子,闪过一丝戏虐,挑着唇好笑地望着她。

  沐念初就知道又被耍了一道,恼羞成怒,恨不得扑上去咬他几下。

  可恶!

  慕尧煊根本就是个坏到透顶的混蛋!

  偏偏她还总是幻想那些有的没的。

  “玩够了吗?慕大少!”沐念初扬起雪白的脸蛋,乌黑大眼里氤氲了水汽,显得有点楚楚可怜,对视了几秒,沐念初烦躁地转身往楼上跑去。

  终于看见这女人炸毛了,慕尧煊于是也心满意足了,再逗下去,只怕这女人又要和他冷战了。

  沐念初不知道如何直视自己内心,所以每次只有逃避,慕尧煊的心思太深沉,有时候她觉得自己面对的好像是一整座难以融化的冰川,根本捉摸不透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。

  浴室里,沐念初像以往那般,伺候慕尧煊洗澡。

  一回生二回熟,沐念初现在也算是比较习惯了,只要慕大少别时不时地抽风,那洗澡的过程就会分外的顺利。

  洗完之后,她这才去浴室,上了一天的班,又帮助慕尧煊洗澡,此刻她累的差点就趴在浴缸里睡着了,还是慕尧煊见她迟迟不出来,这才敲了敲门,惊醒了她。

  这卧室内的床也是相当大的,通常沐念初就蜷缩在离慕尧煊很远的地方,她本来身材娇小,此刻在被子下缩成小小的一团,睡觉时候也格外的安静,只有很轻的呼吸声,真的像只小猫一般。

  不知为何,黑暗中望着那一团黑色的轮廓,慕尧煊像是被蛊惑了一般,伸出手去戳了戳她,软软的。

  沐念初嘴里不悦地哼哼了几声,将身子又缩紧了一些,躲避那讨人厌的手指,翻个身又裹着被子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  慕尧煊那双黑曜石一般冷漠的眼里,多了几分温柔和宠溺。

  “笨女人,其实我去华辉地产,也是为了你啊,你性子这么桀骜难驯……”

  “什么……别吵!”

  沐念初皱眉,无意识地嘟囔几句,慕尧煊的声音吵得她耳朵嗡嗡直响,本来就沉入梦乡了,结果又被硬生生地从美梦中拽了回来。

  别墅前,方腾开着车等候着慕尧煊治疗癫痫疾病什么方法有效出来,正好看见沐念初目不斜视地从车子旁走过。

  方腾也是见惯了两人之间冷战吵嘴,看来昨晚,慕总和夫人又不对盘了,闹起了矛盾。

  只是慕总每次和夫人闹矛盾,最惨的还是他们这些员工,原本慕总平日里就不苟言笑,一米以内都泛着冷气,让所有人都望而却步,胆战心惊,偏偏在和夫人闹矛盾的时候,情绪更是阴晴不定。

  慕尧煊从别墅出来,便看见沐念初闷着脑袋,往大门方向走着,冷声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